夢侑書屋

gzyea人氣都市小说 宋煦笔趣-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條命你們滿足了嗎展示-jwu89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赵煦审视着王存这道奏本,双眼微微眯起,右手在上面轻轻拍了拍。
大宋朝局的混乱不是一日两日,这种‘恶斗不止’的风气不知道什么开始,但在历史上,北宋末期达到了巅峰。
巅峰是什么模样,金人二次包围开封城,百官不思抵抗,为了护住荣华富贵,居然怂恿皇帝去金人大营‘以示诚意’,反对的居然寥寥无几!
这种荒唐的举动,在那时居然是理所当然!
当然了,后面一片大好情势下杀岳飞,苟且求和也是。
赵煦心里转瞬就想了很多,他这次亲自来,本身就有修正大宋军民士气的考量,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继续持续!
赵煦双眸闪动着坚定,冷冽的光芒,瞥向不远处的陈皮。
陈皮登时会意,上前两步,躬身立着。
赵煦凑近一点,在他耳边低声道:“飞鸽传书回宫……”
陈皮本来还很平静,接下来就迅速变色,但转瞬又恢复平静。
“小人明白。”陈皮应着,快速离开。
赵煦安排好这些,又思索一阵,道:“让霍栩来见朕。”
“是。”不远处侍立的黄门应着,转身出门。
赵煦拿起茶杯,道:“传话出去,天气酷热,将士辛苦,原地休整两天。”
“是。”最后一个侍立的黄门连忙应声。
凉茶入肚,赵煦直觉分外清爽,抬头看向南方,微微一笑,道:“找机会,去看看。”
林小乐在末世 小瓢瓢
……
足足又过了一天,贺轶的死讯才传到京城。
刘志倚写了三道奏本,四封信,消息根本瞒不住。
开封城的朝野瞬间失声,无数人惊愕继而恐慌。
最慌乱的莫过于工部,他们是反对‘新法’的排头兵,是‘旧党’最后的大本营。
工部一干人齐聚在后衙,神色难掩震惊。
一个员外郎不可置信,语气慌乱的说道:“他们怎么敢!那可是巡抚,是钦差!”
另一个郎中拧着眉头,一脸阴沉,道:“先别急,也未必是他们干的,先查清楚再说。”
“查?还查什么!这种事情,还需要查吗?江南西路那些人,哪一个逃得了!”另一个员外郎恨声道。
这种事,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是小事情,杀害钦差等同于谋逆,不管是官家还是朝廷,断然没有轻放的道理。
哪里是他们尚书到了政事堂开会,必须态度鲜明,意志坚定,这是不可逾越、触碰、模糊底线!
“先不说这些,现在怎么办?贺轶死了,江南西路肯定要严厉整顿,其他各路,还有朝廷该怎么办?”
“对对对,这是当务之急,我们要壮士断腕,与江南西路割裂!”
“尚书,现在还来得及,尽早决断吧,不可拖延啊!”
“一旦政事堂那边做出决定,我们就被动了!”
在京的工部官员并不多,只有六七个人,他们现在慌乱不已,也恐慌难熬。
可以清晰的预见,官家以及朝廷必然震怒,决然不是几颗人头可以解决的!
王存想起了他前几日给赵煦写的密奏,神情越发不好看,心头沉重,强压着不安,环顾众人,沉声道:“我不知道你们近来都写了什么奏本呈上去,还做了什么,哪怕是假人之手,现在都要给我想办法补救。再传话给陈浖,要他做的彻底一些,一点把柄都不能留!”
现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们必须在暴风雨来临前做足准备,将可能被波及减弱到最低!
阴人祭 灵异13号
“是。”一群人吓了一跳,连忙起身。
王存刚要说话,就有一个主事急匆匆站到门口,道:“尚书,政事堂紧急会议。”
王存本就在等着了,一摆手,又看着众人,道:“在我回来之前,将一切给我擦干净,否则到了时候,莫要怪我无能无力搭救!”
众人心头愈发凛然,再次沉着脸抬手。
王存深吸一口气,理了理官服,快步出了衙门。
王存出了衙门,工部迅速动起来,忙着擦屁股。
王存却没有立刻赶往皇宫,而是来到礼部衙门前。
他站在门口只不过片刻,就看到李清臣面沉如水,双眼里少有的表露着愤恨,甚至是杀意!
这对李清臣这种文臣,尤其是宦海多年,早就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来说,是极其少见的!
王存知道他愤怒,贺轶是李清臣举荐的,两人是多年老友,一起被流放,贺轶曾经为了李清臣不惜得罪吕大防,以至于被发配到广南路足足五年,差点死在那!
王存顾不得两人的立场,上前拦住他,沉着脸,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我们没有参与,也不知情。”
李清臣看了他一眼,径直上马车。
王存随后就跟了上去,李清臣的小吏要拦,居然没拦住。
李清臣坐在马车里,瘦削的脸角铁青一片,道:“走。”
小吏不再说话,让人驾车,赶赴皇宫。
马车上,王存拧着眉,道:“贺轶的死,应该与当地的人有关,或许他做了什么,迫使那些人铤而走险。现在朝廷要做的,就是另派钦差,对这件事彻底调查,胆敢杀害钦差,罪不容赦,我会全力支持李尚书。”
李清臣端坐着,双眸圆睁,脖子拉的极长,青筋跳动,充分显示他内心的愤怒。
王存也知道,李清臣根本不需要他的支持,继续说道:“我的想法是,御史台与吏部都派人,有一个算一卦,大肆诛连,也趁机清算抗拒‘新法’的不臣之人!”
李清臣瞥了他一眼,声音有些沙哑的道:“王尚书,你着急了。”
王存脸色微僵,他心里何尝不知道,他着急了,但他要是什么都不做,那真的就是任人宰割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王存脸角抽搐了下,盯着李清臣道:“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我以及工部还有其他人,没有参与也不知情,如果但凡知道一丝,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件事,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
李清臣似乎忍不住了,怒哼一声,道:“没有好处?贺轶死了,其他各路巡抚以及官吏人人自危,‘新法乱国’的帽子坐实,天下沸荡……哪一点对你们没有好处?你们这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又装无辜,王尚书,你们的算盘打的未免将精细了,就是不知道,贺轶的一条命你们满足吗?下一个是谁?是我还是章相公,亦或者你们还想一锅端了?”
王存只当李清臣这直白的话当做是‘气话’,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再说一次,这件事,我们不知情,没参与。贺轶被谋害,工部同样很震惊。”
李清臣牙齿咬的咯咯响,双眼发红。
贺轶与他是过命交情,对他的死,自然愤怒。
但另外,贺轶还是‘巡抚’,是官家钦命的天使,谋害贺轶,等同于谋反!
江南西路的胆子就这么大吗!
李清臣没有与王存多废话,马车入宫后,他们徒步下车,径直来到政事堂。
政事堂内,此刻都是愤怒的声音。
“我国朝一百余年,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江南西路,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严查!必须严查!一个也不能放过,放过了他们,天下还不大乱!”
“好,待会儿我们统一态度,决不能妥协,退让,绝无宽宥!”
李清臣僵硬着脸,迈步走进去。
只见政事堂内,不止有各部尚书,侍郎,还有御史台,大理寺,宗人府,国子监等的头头脑脑,足足四十多人。
他们见李清臣来了,知道他与贺轶的关系,表情各异,声音多少小了一些。
再见王存,很多人都面露愤恨,有人甚至开始撸袖子。
倒是有冷静的人,刑部尚书来之邵道:“他们的根本目的,还是冲着‘新法’来的,只要‘新法’在一日,他们就不会安宁,贺轶只是一个开始。”
户部侍郎吴居厚一向寡言少语,此刻却小眼睛瞪圆,哼道:“没有‘新法’他们一样不安宁,说到底,‘新法’与其他是一样的,就是让他们不舒服了。”
众人一怔,有几个人瞥向吴居厚,神情异样。
这位貌似憨厚,没想到这个时候一语中的。
实际上,不论是‘新法’还是其他,只要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都会遭到针对,贺轶的下场,只不过是做的‘太过’,让他们不舒服了。
李清臣在他位置上坐下,径直看向来之邵,冷声道:“来尚书,刑部有什么想说的?”
来之邵知道李清臣正在气头上,不想激怒他,道:“刑部接到了一些密奏,掌握了一些线索,已经派人去了。”
李清臣眼神冷漠,道:“一巡抚被杀,来尚书只是派人去了,什么案子才能惊动来堂官?”
来之邵倒是不急不怒,道:“等章相公来了,我会请命去江南西路。”
李清臣虽然愤怒,但没有失去理智,咬着牙鼻子深深出了口气,目光扫了眼其他人。
众人都不太敢与他对视,纷纷回避。
此刻,与政事堂每隔多远的青瓦房。
安静,一片肃杀!
蔡卞坐在椅子上,面沉如水,神情都是愤怒。眼前是来自江南西路的四五道奏本。
青瓦房的大小官吏早不知道躲到哪去,一个人不见。
章惇站在门口,背对着蔡卞,抬头静静看着天色,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蔡卞两个眼皮不断的跳动,压着心头涌动的愤恨,看向章惇的背影,怒声道:“你说的对,还是我妇人之仁了。先将那张季抓回来!”
章惇站在门口,平静的话语传回来,道:“公报私仇?授人以柄。”
蔡卞见他语气平静,眼皮越重,道:“你打算怎么做?”
章惇淡淡道:“蔡攸就要回来了。”
蔡卞皱眉,他不喜欢皇城司这样的机构,干预朝政太多,一旦出现变故,可能会失控,那后果不堪设想!
但蔡卞此刻也满心愤怒,勉强冷静的道:“好。江南西路,好好的整顿一番,查清楚这件事的原委!”
章惇道:“御史台,刑部在巡抚衙门设分支机构,双重管辖,巡抚对所辖的官吏举荐、任免,朝廷原则上不反对,京察要在十一月底必须结束,吏部对各级官吏的考核任免也要同期上来,明年的恩科,我要亲自主持……”
蔡卞听着他一句没提‘江南西路’,神色渐渐凝重,道:“你心里究竟怎么打算的?”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