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侑書屋

4nms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txt-第128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6)閲讀-jbkgy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那书生水鬼猛然抬头,诧异地看着她:“敢问大人究竟是何人?”
唐果扯起唇角冷笑了一下:“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小人徐茂生,本是在镇上下学后乘船回家,在半路却被那只女鬼给拉下水……”
唐果扭头看向小可怜似的女水鬼,根本不见刚刚对着玄尘张牙舞爪的模样,还真是会装。
“小生死后,魂体便被吸到了这个阵当中,大概两三日后魂体凝实了些,便被他们两只鬼打了一顿,他们要小生必须拉一人下水,小生死活不愿意,他们便威胁小生,说是如果不同意便将我灌注在聚阴阵眼中祭阵。小生无奈之下今日才随他们一同扒在了大人的船上……”
唐果倒是有些意外,成水鬼后,竟搞得像个传销组织,这样地方也真是神奇,养出了这么一堆奇葩水鬼。
不过这聚阴阵发肯定不是他们设下的,聚阴阵有吸纳阴魂的作用,且能将阴魂养得殷实,实力也能够所有提升,这般阵法是专门为阴物所用,正道门派中倒是很少见,除了一些专门养尸御魂的门派,还有修鬼道的鬼修,也就剩下一些邪魔歪道会搞这些东西。
……
唐果看向嘤嘤怪男水鬼,龇牙笑了一下,挑眉道:“老实交代,谁让你们在这儿拉活人下水的?”
嘤嘤怪脖子一凉,看着那把破破烂烂的剑架在他肩上,顿时汗毛倒竖。
这剑可真是奇怪,看起来就是一把破铜烂铁,保守风雨侵蚀那种,竟然能碰到鬼的魂体,还能给鬼触感。
真特么邪门!
“说还不说?”
嘤嘤怪立刻讨饶道:“大人饶命,小人也是奉了接引之人的要求,在此活动。”
“嗯?”唐果歪了歪脑袋,“接引之人?那只鬼差让你们这么搞的?他怕是想念地府的火海地狱了……”
嘤嘤怪摇头道:“并非鬼差,我们在这里等了许久也不曾见到鬼差到来,最后只能听从负责接引我们的那位大人之命,他说过只要我们能拉一人下水,一月后便可将我们接引到地府,重新投胎入轮回。”
唐果:“……”一群傻得冒泡的蠢鬼。
徐茂生明显想的比另外两只鬼多,开口道:“大人,小生不愿意和他们一起,也是不相信他们所言,死后作恶应当也会为地府清算,所以小生怀疑这接引之人有问题,但是小生是最后一个被拉下水的,确实没见过那人。”
唐果从鬓发间取下一根木簪,此簪子为千年槐木所雕,有养魂之效。
她伸手朝徐茂生招了招:“你过来,待我有空送你去地府,你有功德之力护体,又没有沾染人命,日后还是能投个好胎的。”
嘤嘤怪和绿茶女鬼眼巴巴地看着她,追问道:“大人,我们呢?”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我们也想重入轮回投胎,还请大人成全。”
两只鬼跪在地上叩首,唐果舌尖盯着腮帮子,眯起了眼睛:“成全是不可能成全的,本王才不信你们没发现那人设下聚阴阵的目的,你们明知杀生不对,成为阴鬼后却为一己之私害人,这份因果天道早就记下了。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鬼差带你们去地府报道吧。”
唐果信步走出聚阴阵,一手将徐茂生拉出来塞进了养魂木中。
她手掌翻转,一颗灰扑扑的小石头便躺在她掌心,她目光在聚阴阵附近扫了一圈,然后将小石头丢在了正西位置,用脚踩了踩,确定踩实后,便头也不回往水面游去。
……
“小师叔,鬼王大人怎么还不出来啊?”
常清在岸边焦急地来回走动,玄尘捻着佛珠,闭目养神。
带着仓库去大秦 学夸父逐个日
“哗啦”一声水响,一道白色的靓影破水而出,玄尘睁开眼睛,看着肩头搭着略湿长发的女子,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唐果走上岸后,手中冷灰色的暗光拨过长发,湿发便瞬间干燥。
她捏了几缕长发,随手绾了绾,将手中那只槐木簪插在发间。
玄尘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乌鬓间的发簪,安安静静地凝视了许久,伸手去碰那根簪子。
唐果躲开了他的动作,看着他倏然冷下的脸,笑得有些讨好:“佛子还是不要碰这簪子的好,这千年槐木乃是上好的养阴之物,被你的佛光普照一下,我簪子里存的那些小鬼可就要遭殃了。”
异世之时间盗贼 一天不唱
玄尘漂亮的眉头骤然拧紧,唇角拉成了一条直线,片刻后才说道:“如此,不好。”
“如何不好?”唐果反问。
玄尘直勾勾地看着她那根发簪,固执地说道:“怎能将其他鬼物待在头上,如此……”
如此,如何?
他的话音突然顿住,再脱口而出前咬住了舌尖,当即便冷下脸转身离去。
不该如此,他不该管鬼王的闲事。
可是想到其他男人待在她乌鬓间,他心里就翻腾着戾气,就算是男鬼也不行。
但他没有立场说这件事。
……
我们一起穿越吧 陈馨阳
唐果没在意玄尘说了一半就不说的话,她走到常清身边环顾四周,问道:“船家呢?”
“刚醒过来后,立刻划船走了。”常清惋惜道。
唐果捏了捏指尖,笑道:“走了就算了。”
她从荷包里取出一张方形红纸,低头折了只纸鹤,食指点在纸鹤的额心,注入了一缕微不可查的鬼气。
那只纸鹤顿时活了过来,舒展开翅膀,在半空扑闪了两下,依恋地在她手指上轻轻蹭了两下。
唐果随手一撕,拉开了一道鬼门,与纸鹤说道:“去告诉崔判官,这归元河下有两只作孽的水鬼,顺便让他查查最近鬼差没有接引到的鬼魂到底有多少。”
纸鹤点了点头,然后飞进了逸散着鬼气的鬼门内。
唐果松开手,被撕裂的鬼门慢慢合拢,只余下阵阵阴风,带着些许让人身寒的鬼气。
常清的下巴都快落在地上,震惊地看着唐果露了一手,围绕着她转了圈,惊讶道:“唐姐姐,你可以直接开鬼门啊?”
唐果微微颔首:“我是鬼王,自然可以。”
玄尘看着自家蠢孩子被骗得团团转,沉声说道:“你别听她瞎说。”
地府的那些鬼王,哪个能有这样的本事,能在人间随意撕开鬼门的,除了秦广王殿下和崔判官,也就只剩下一个唐酥了。
常清好奇地跑到玄尘身边,问道:“小师叔,鬼王大人是骗我的吗?”
玄尘淡淡地看了眼没精打采的某鬼,低声解释道:“她是不一样的,能在人间开鬼门的,除了秦广王和崔判官,也就只有她了,其他鬼王是做不到的。”
常清瞪圆了眼睛,不明觉厉呀。
唐果摆了摆手,将铁剑插回腰间,甩着蛟铃走到玄尘身边,笑眯眯地说道:“走吧,我们去元齐村。”
那里可比一条归元河有意思多了。
故乡相处流传
她隐隐感觉到,那个地方养了只厉鬼,实力差不多快晋升为鬼王了。
……
三人步行走到元齐村口时,才发现这村子安静的有些诡异。
村口有一颗歪脖子柳树,柳树树干需两个成年男子合抱,估计有个几百年的历史了。
一般来说,村口都是比较热闹的,但元齐村很反常,他们在村口转了两圈,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反倒是柳树上,坐着一个三岁的小鬼,头上冲天髻扎着红头绳,看起来又软又可爱。
他晃着两条肥嘟嘟的小腿,低头看着树下三人,嘤嘤呀呀地哼着奇奇怪怪的曲子。
怒剑龙吟
唐果站在树下朝他摇了摇手:“小鬼,你在这儿做什么呀?”
小鬼听到她的声音,愣了几秒钟,从树上飘下来,浮在半空中,停在她面前。
“姐姐,你看得见我吗?”
小鬼的声音软软的,想团随便捏的面团。
唐果笑眯眯地点头,眨了眨眼睛,身上散开了一些鬼气:“我也是鬼,当然看得见你。”
小鬼震惊地看着她,突然开心地扑倒她怀里,蹭着她肩膀问:“那你能陪我玩吗?其他人都看不见我。”
“行啊。”唐果坐在树下被打磨的光华的大石上,伸手将小鬼按在身边,“那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嗯。”
唐果垂眸看着他乖巧的模样,笑道:“你叫什么?”
“我叫毛毛。”小鬼奶声奶气地说道。
唐果依旧语气温和:“你是哪家的?”
“我姓徐,我哥哥是个秀才,叫徐茂生。我家就在村口第三家,爹娘在家里做饭呢。”
唐果rua着他脑袋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哥哥。”毛毛乖巧地仰头答道,“哥哥去学院读书了,毛毛要等他回来。”
……
常清和玄尘看着唐果和小鬼一问一答,不明白为何唐果对一个小鬼如此耐心。
常清凑到玄尘身边,轻声问道:“小师叔,鬼王大人为什么要跟这只小鬼浪费时间啊?”
玄尘双手合十,淡淡叹了口气:“这孩子应该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常清:“???”
“这不可能吧?他自己都从树上飘下来了,这根本不是正常孩子能做到的。”
玄尘摇了摇头:“孩子太小,还太单纯,没意识到很正常。”
“为什么鬼王大人听到小鬼说徐茂生的时候,表情变得那么……奇怪?”
玄尘垂眸未语,他也在思考,鬼王是何时认识了徐茂生,又或则,她本就是为徐茂生才来元齐村的。

Categories
現言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