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侑書屋

精彩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727 愛與恨沒有邊界鑒賞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罗兰是拼命提高自己MP上限的玩家。
在他看来,MP的多寡完全可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当然……等级,装备的什么都很重要。
但无论是魔法穿透力,还是魔法防御能力,都可以用更多的MP来实现。
换句话说,只要能量足够,我就是无敌的。
大概就是这意思。
这也是最简单实用的流派。
基本功够好,属性够高,再搭配上专门优化过的攻击和防御魔法。
能容纳更高魔力上限的魔法,这就是他未来的成长思路。
说起来很简单实用,做起来其实挺难的。
MP这资源,没有那么容易堆上去。
但只要推上去了,效果就很明显。
所以当十几支巨大的法师之手飘落下来,以及寒冰领域以极快的速度形成后,罗兰周围的魔力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共振。
失得他使用魔法的效果会变得更高。
眼前一道闪电劈了过来。
雅伯索不是傻子,在罗兰张开领域的时候,他的攻击就已经发出了。
这道青紫色的闪电像是一条长长且致命的甩鞭,在罗兰的魔法护盾那里‘舔来舔去’,却不得门而入。
周围回响着滋滋滋的电流声,空气中更是弥漫着电气的焦臭味。
罗兰没有在意,他控制着自己的法师之手,在雅伯索周围绕成了一圈,然后无数的拳头像是可怕的暴雨一般锤向雅伯索。
呯呯呯的声音,由于太过密集,甚至变成了仿佛海浪涌动的巨响。
同时寒冰领域形成的地面寒霜,连人带护盾把雅伯索冻在地面上。
而且那十几只法师之手来得太快太疾,而且是围着一圈从上往下打,使得雅伯索根本不可能往上飞。
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护盾在微微震动,雅伯索有些不解地看着那十几只巨大的法师之手。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法师之手不是用来拿钥匙,开开门,提提轻型物件用的吗?
这十几个法师之手的狂暴攻击,打出的攻击力度,却比他的闪电链还要高。
这真TM的有鬼。
这几百年魔法界发生了什么?
难道自己这五十年来没有接触的魔法界,变化有这么大?
他立刻催动另一种魔法,十数道奥术飞弹拖着长长的,蓝色的尾焰,撞中对面的魔法护盾上,也只是弹起了些微妙的波纹。
“好硬的护盾。”雅伯索有些不解:“这家伙真是大师级的魔法师?”
自己虽然现在实力也是大师级,但毕竟是曾经的半神,敢和蜜斯拉抢神格的强者。
现在却对付不了一个大师级的年轻法师?
这不太可能吧。
就算自己的实力再怎么衰退,也是曾经的半神,也曾掌控着半条法则……虽然最后还是被蜜斯拉以凝聚神格的方式夺走,但他依然还是能从中得到很大益处的。
他所有的攻击魔法,都有不错的穿透力。
然而,现在却穿不透一个大师级魔法师的护盾?
这就离谱。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同时加大了力量的输出。
闪电链更粗更长,更明亮了。
而罗兰也是同样的作法。
虹光喷射,奥术飞弹,闪光术等等都用上了。
他最大的优势就是MP极多,回复速度超快。
把雅伯索拖入持久战,就是罗兰制定的战术。
现在已然成功。
双方隔着三十米的距离,互相轰着魔法。
从实质上来说,法师互殴其实是很没有看头的。
特别是罗兰和雅伯索这样的水桶型法师。
几乎没有什么弱点,就是站桩无脑输出。
双方都有极高的魔法控制力,魔力容量,以及快速施法能力。
可不是空间魔法塔那些温室里培养着长大的学术型法师。
倒不是说学术型法师差,这些人成长起来后,研究能力爆表,估计能把虚拟神格都给整出来。
但前提也得成长起来才行。
两人打得火热。
五色十色的魔法飞来飞去,还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
在这种正面战斗的情况下,即使是罗兰,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调动多余魔法,使出自己的绝招魔法,小火球术。
而雅伯索也是一样的,他也几乎抽不出什么空闲来使用更强大的魔法。
双方打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所处的地方,已经被轰塌了至少五米。
周围一片狂乱,冰霜和焦土这两种格格不入状态,却交杂在一起。
罗兰的寒冰领域还在渐渐扩大。
此时雅伯索已经有些气喘了。
和罗兰不同……他虽然是半神,但实力降到大师级后,魔力量也跟着降。
而且现在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
蜜斯拉怎么说也是魔法女神。
虽然雅伯索已经醒过来了近五十年,但他依然没有完全化解掉自己身上的‘封印’。
况且他也没有用心去化解自己身上的封印。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了。
反正蜜斯拉应该找不到我了。
只是他失策了。
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他已经感觉到了疲倦,但对面的罗兰,却依然轻松自在。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罗兰的MP至少还有百分之六十,雅伯索却已经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了。
甚至后者的魔法护盾,都已经岌岌可危。
就快要破碎。
再这么下去,自己必输无疑。
雅伯索的内心中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魔力?
此时,他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魔法护盾改变形态,像个巨盾一样挡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用精神力推了出去。
无数的奥术飞弹,以及普通小火球轰在这个魔法巨盾上。
猛烈的爆炸中,魔法巨盾开始出现大量的白色龟裂。
本来他不想用这招的,毕竟以半神之身,被个大师级逼到这地步,说出去真的丢脸。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雅伯索在魔法护盾破碎之前,对着罗兰一指。
脸上带着冷笑,十分诡异。
“大裂解术!”
罗兰为中心,所有的一切魔法瞬间消失了。
不管是飞行中的奥术飞弹,还是那块本就要破碎的巨盾。
罗兰身上的魔法护盾,像是碰上了石头的鸡蛋壳一样,化成一片片碎渣子掉在地上。
随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粉色的微光,抵消掉了大裂解术一部分的效果。
得益于蜜斯拉的祝福,他身上的魔法装备没有任何损坏。
可他现在的表情有些凝重。
因为他依然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周围所有一切的魔力元素,都被大裂解术排空了。
形成了魔力真空。
有种在地球上生活的感觉。
罗兰下意识地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看着对面:“大裂解术不是单体的吗?或者说是极小范围效果,你这居然是超大范围效果?”
“怎么说我也是曾经的半神啊,有自己的绝招不是很合理的事情?”
顺着粗气的雅伯索嘿嘿笑了起来,相当得意:“没有了魔力,你拿什么和我斗?”
“你也不一样没有?”罗兰反问道。
“别把我当成那些从不来锻炼肉体的废物。”雅伯索左右微微横跳,双手握拳,摆出了类似拳击手的架势:“身为贵族,剑术和拳术我都练过,这也是我们那个时代贵族的必修课。”
“这样啊。”罗兰静静看着对方在那里左右横跳。
“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个范围型的大裂解术只有五分钟时间。”雅伯索得意地笑道:“这是经过我优化的特殊法术,自带画地为牢效果,你在这五分钟内是逃不掉的。所以,要么你打死我,或者我被你打死。”
看着嚣张的雅伯索,罗兰轻笑了起来。
“那就如你所愿吧。”
微微一低身子,罗兰双足发力,以一个极快夸张的速度冲到雅伯索面前。
随后便是一记带起音爆声的侧腿鞭。
雅伯索不愧是练过的,居然本能反应地用大手挡在自己的脑袋前。
但被这一腿抽甩下来,他的双手像是橡皮泥一样,弯曲变形,然后整个人被罗兰扫到左边数米处的地方,连打了几个滚。
此时他一脸悲惨地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先是发愣,随后便是剧烈的疼痛在全身各种泛起。
这疼痛都还没有来得及品尝,他一口血就又吐了出来。
罗兰这一记腿鞭,雅伯索左边半个身子的骨头,连带着双手的骨头都断完了。
数道断裂的肋骨插进了他的肺里,以及心脏里。
如果有魔力的话,他可以瞬发治疗术,救自己一命。
但悲哀的是,他自己用大裂解术把魔力给驱散了。
“你是……魔法剑士?”
口中含着大量血沫的雅伯索说话已经相当不利索。
罗兰走过去,摇头:“不是。纯粹的法师。”
“这……不可能!”
“因为我有个传奇级别的女人。”罗兰呵呵笑了下。
因为平等契约而在安多娜拉身上得到的‘传奇体魄’此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靠着这个特殊的传奇专长,罗兰才能在安多娜拉这个工业台钳的夹击中‘活’下来。
可想而知这个专长有多强大。
全方面的强化肉体。
况且安多娜拉有事没事会和罗兰一起练习和切磋剑术。
所以罗兰的近战经验相当充足。
当然罗兰输得很惨,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从来没有赢过。
“好了,你该死了。”罗兰走到雅伯索面前,说道:“还有什么遗言。”
“你甘愿当蜜斯拉的走狗……为什么?你法师的……尊严呢?”
对方还想用话术脱身活命。
罗兰淡淡地说道:“蜜斯拉的事情先且不谈,你杀掉一百多个外乡人,也是该死的。”
“原来如此!”雅伯索脸上出现了红晕,这是回光反照的表现,他的声音也因此变得有力和正常起来:“看在大家都是法师的面子上,我求你一件事情。”
“说,我听内容再决定答不答应你。”
“放过我的家人。”雅伯索脑袋动了动,示意自己的魔法袍里面有东西:“我身上带着自己的魔法心得,是一本写了三十多年的手册,对你来说,应该很有价值。”
罗兰冷笑:“你死了我一样可以从你的身上拿走。”
“有魔法密锁。”雅伯索艰难地笑了笑:“我时间不多了,你起誓。”
“好吧。”
罗兰用精神力沟通契约之神的祈祷。
“我起誓,得到雅伯索的魔法心得后,我会放过他的家人。”
蓝色的透明天秤,在两人之间出现,然后又缓缓消失。
“行了。”雅伯索放心地笑起来:“魔法密锁很简单,用草原上的粉色花朵作成墨汁,再用雷系魔力调合,最后把书浸到汁液里面……对了,能不能把我的尸体就地安葬,我不想让老太婆看……”
雅伯索的眼睛渐渐闭上。
不到十秒钟,就已经没有了声息。
罗兰在原地等了会,等大裂解术消失后,他用小型法师之手搜死者身体,把那本魔法手册拿了出来。
因为雅伯索作了防水处理,这手册并没有被浸染上血液。
随后罗兰用化石为泥术,正准备把雅伯索沉入到地底进行安葬,他却突然转身,向后边看着。
没多会,那里慢慢走过来一个老妇人。
雅伯索的老婆。
那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婆。
她抱着之前雅伯索扔掉的黑色酒壶,淡定地走过来。
罗兰皱眉。
这老太婆看到了雅伯索的尸体,她缓缓走过去,摸着雅伯索的光滑且已经没有生气的脸,眼中含着泪水。
罗兰静静地看着她。
“能不能让我把他的尸体带回家。”老太婆转过头来,看着罗兰。
她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的仇恨。
罗兰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前几天,你向雅伯索说要喝红色葡萄酒,其实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
要是没有这句话,罗兰绝对怀疑不到‘贝克朗姆’的身上。
所以可以这么说,是这老太婆把雅伯索出卖了。
“原来他真名叫雅伯索吗?”老太婆一边帮自己丈夫整理遗容,帮他抹去脸上的血珠,一边缓缓说道:“结婚五十一年,我这才知道他的真名。不过我更觉得贝克朗姆这名字好听很多很多。”
“为什么要向我透露情报消息?他不是你丈夫?你们不是很恩爱吗?”
这老太婆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她的身上开始出现微弱的魔力反应。
很快,一道旋风就将他们两人包裹在其中。
一人一尸,都缓缓飘了起来。
这老太婆虽然会用神术,但其实并不强。
“因为我是风暴牧师。”这个老太婆表情痛苦,喃喃自语着:“铲除邪恶是我们的责任。在我看来,贝克朗姆人真的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他身上的邪恶之气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直到半年前,我突然心血来潮,我把自己喝过的葡萄酒,献给了我们的风暴女神。随后神谕降下,说他已经是恶魔。”
“所以你大义灭亲?”
“我不想杀他,他是我最爱的男人,是我丈夫。但女神让我杀他,祂说他必须得死!因为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
罗兰好奇地问道:“所以,我有点好奇。你把你丈夫的马脚透露给我,到底是为了正义,还只是听从你们女神的圣谕?”
“都有。”
“他杀人只是为了帮你延寿。”
“所以我即爱他,也恨他。为什么他要偷偷给我喝那些东西。”老太婆脸上流下两道泪痕:“我一生遵循女神的教导,守贞洁,做好事,不与人争斗。本来,我是能进神国的,但现在,我的灵魂已经不洁,神国的大门已经对我关上。希望他的死,能让女神原谅我身上的污点。可拉托纳西!”
悲痛交杂的老太婆,忍着哭泣,带着自己丈夫的尸体,被旋风托着,消失在了远处。
留下爱恨为难的痛苦。
罗兰叹了口气,一甩披风,传送回了德尔邦城。

Categories
遊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